現在位置: 首頁 > 時事新聞 > 正文

為什么說永遠也不要考驗人性?

本文作者: 4天前

卡神小組(www.kashenpos.cn)是中國國內唯一信融職業人培訓機構-卡神小組為有夢想、有干勁、敢于挑 […]

卡神小組(www.kashenpos.cn)是中國國內唯一信融職業人培訓機構-卡神小組為有夢想、有干勁、敢于挑戰的創業者提供較低門檻的創業平臺,卡神小組會與有信心的你一起奮斗前進!

歡迎朋友們來了解下卡神小組信融職業人產業聯盟,更多產業對接陸續上線中!

希望朋友們能對我們多一點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們加入!能每天與一群為自己人生目標奮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組最大的幸運與快樂!

想成為信融職業人的朋友們請點擊登入官網了解更多訊息卡神小組官方網站www.kashenpos.cn

為什么說永遠也不要考驗人性?

摘選自:《真實案件手記:一個律師的暗黑記事簿》,侵刪。

3 個月前,一位穿著時髦的女人推開律所大門,她戴著墨鏡,面無表情地說自己要請律師。我來到女人面前,她打量了我一下,「一個斯文敗類。」

雖然這句話是很小聲的自言自語,但我還是注意到了,讓女人說話放尊重點。她連忙拿掉墨鏡向我解釋:「我看你穿了正裝,恍惚認錯人了,真不是說你。」

我向女人問了些情況,得知她叫胡婷,23 歲。她再三跟我解釋,那句「斯文敗類」是指她的前夫賀達喜,24 歲,現在正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這個女孩告訴我,她丈夫喜歡半夜悄悄爬起來,惡狠狠地盯著她看。有時還會告訴她,自己想把門外的電梯炸了。

所有人都說她找了個「完美丈夫」,只有她自己感到不對勁。最后,她下定決心,頂著壓力離婚了。

事實證明,她的選擇是對的——半年后,前夫因為忍受不了噪音,拿起一把刀,捅進了鄰居女孩的腦袋。

—————-

2014 年 10 月,我推開看守所會見室的鐵門,里頭坐著一個雙手被拷住的男人。

他叫賀達喜,是我的當事人,檢察院已經對他提起公訴。

被捕前,他非法拘禁一個女人長達 3 天之久,而最后一天發生的事,使他身陷鐵窗。

這是我們第二次會面。賀達喜明顯有些興奮,語速很快,即使戴著手銬,說話依然不斷比劃手勢。此時此刻,他正對我揮舞著雙手:「你應該聽說過,我小時候 能和喜鵲對話,它聽得懂我說話,我也知道它說什么。」

我揮了揮手,假裝起身:「不要再說下去了,如果你坦誠一點,我們倒能多聊幾句。」

他沒有說話,只是打量了我一眼,隨后把雙手放到桌底。

其實我有些緊張,之前的會見里,賀達喜非常不配合,甚至胡言亂語。現在如果要將辯護引導至有利的方向,我就必須知道有關他的事兒,比如說——在女人被囚禁的三天里,到底都發生了些什么?

3 個月前,一位穿著時髦的女人推開律所大門,她戴著墨鏡,面無表情地說自己要請律師。 我來到女人面前,她打量了我一下,「一個斯文敗類。」 雖然這句話是很小聲的自言自語,但我還是注意到了,讓女人說話放尊重點。

她連忙拿掉墨鏡向我解釋:「我看你穿了正裝,恍惚認錯人了,真不是說你。」 我向女人問了些情況,得知她叫胡婷,23 歲。

她再三跟我解釋,那句「斯文敗類」是指她的前夫賀達喜,24 歲,現在正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我說她已經離婚,根據法律規定,必須是近親屬才能委托律師提供法律服務。

胡婷尷尬地笑了一下:「看來我還是得回他家一趟。他父母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自己兒子是個寶,從小到大,都是給他們臉上貼金的。這下還得怪我,說如果不是我和他離婚的話,也不會出這樣的事。」

接著,胡婷又好奇地問我:「你是不是對聲音特別敏感,晚上經常失眠。」

我否認了,那句斯文敗類,是我看她口型猜出來的。

「我前夫不用看嘴唇,就能聽到很細微的聲音。想起來真有點害怕,要是跟他再耗久一點,可能出事的就不是樓上的女生,而是我了。」

胡婷又一次戴上了墨鏡。

幾天后,我前往賀達喜的居所取證,那里正是案發地。

剛進小區,我就看到公告欄貼滿業主的各種控訴:垃圾堆成山,電梯壞掉也沒人修,安保人員跟擺設一樣。

還有幾個人正在旁邊罵開發商,說什么狗屁精裝房,不知道怎么通過驗收的,全是豆腐渣工程,房間的隔音做得跟掛簾子差不多。

我問他們 5 棟一單元怎么走。其中有個中年人看了我幾眼說,你不是來買二手房的吧? 我表明自己是律師。他們點了點頭說,「那就是了,現在一般人不敢往那個單元走。」

賀達喜家的編號是 701,門上貼了公安機關的封條,外墻遍布裂縫,上面只涂了層白石灰就算維修過了。 該樓層有四戶人家,我逐一敲了門,只有一戶有人。那是一對退休了的老夫婦,他們告訴我,其余住戶在 701 房間出事后,都搬走了,他倆以前是醫生,不在意這些。

奇怪的是,夫婦倆居然對我這個罪犯的律師很熱心。

后來我才了解到,他們對賀達喜很有好感,說這小伙子平時愿意幫忙,而且彬彬有禮。

老夫婦還領我上樓見了 802 房的住戶,那是他們的侄兒。

侄兒表示可以出庭作證,他和被害女生同一樓層,說該女生確實經常晚歸,而且半夜房間的動靜很大,影響到了其他住戶的休息。

我記錄下這些信息,心想這或許可以作為賀達喜減輕處罰的理由。 只是再次回到賀達喜家門口時,我看著黑洞洞的房門,心里不安,仿佛聽到了那位 20 歲女生的求救。

鑒于胡婷只是賀達喜的前妻,我讓胡婷開車領著我去了趟賀達喜老家,一來是讓賀達喜父母簽委托協議書,再者可以了解他的成長軌跡。

我們剛下車,賀達喜的母親不由分說就叉腰指手。

她把我當成了胡婷的對象,罵我們恬不知恥,尤其罵胡婷更不是個東西,先是「拋棄」賀達喜,又在賀達喜「遭人陷害」的時候帶「野男人」過來耀武揚威。 我拿出證件和材料,對賀達喜父母說,自己是律師,如果他們對我有什么不滿,可以另請高明。胡婷不知什么時候進了駕駛室,發動車子,對我喊,這些人不領情就算了。

這時,賀達喜的母親又跑過來,拉住我的公文包說去屋里坐。 進屋后,我還沒坐下,她就開始夸自己的兒子,說賀達喜從小就聰明,成績好,懂事孝順,別的小孩都以他為榜樣。

說話間,賀達喜的父親又帶來許多人,他們七嘴八舌,但意思大概都是賀達喜文質彬彬,平時從不給家里惹事,對別人有求必應。「他絕對不會殺人,一定是有小人妒忌,律師你要告訴政府,賀達喜是對社會大有用處的人。」

賀達喜的父親補充道:「對,萬一再有個什么金融風暴,一定用得上我兒子。」

在他們眼里,賀達喜是最優秀的,從小是天才,考取了名牌大學,進入銀行系統工作。以至于后來犯下這樁案件,也是因為和胡婷離婚,因為悲傷失去理智而犯下大錯。 實際上,離婚對賀達喜最大的影響,只是讓他的失眠癥愈加嚴重。

離婚后的 4 個月里,賀達喜沒睡過幾晚好覺。 他留下了前妻胡婷的一套衣物,沒事就拿出來,點上一根煙,對著衣服發愣。 過去和前妻生活的片段不斷在他眼前閃回,那滋味兒只有他自己知道:「我就覺得結婚后自己的不完美都暴露了,哪里都沒做好,她也不像結婚前那樣夸我了。」

賀達喜甚至開始反思,自己的生活方式到底是不是對的:「在外頭那么辛苦有什么用,一回家原形畢露,到最后連老婆都守不住。」

雖然這樣想著,但他還是很難說服自己。這不僅是否定了曾經的人生觀,更代表他進入社會的這些年里,干的很多事都是多余的,「那不就等于努力全白費了嗎?」

他試著找朋友談心,但翻開手機通訊錄,也沒找到幾個關系好的人。他只好給幾個自己曾經幫助過的親戚朋友打去電話,結果沒說多久,對方就表示要睡覺了。他很禮貌地掛斷,然后將手機摔了出去:「媽的找我幫忙的時候我不用睡覺啊!」

難熬的不止是夜晚的睡眠時間。白天上班,他很紳士做派地幫女同事開門,也會突然心神不寧:「要是被她(前妻)看到了,會不會覺得我很虛偽、惡心。」

案發當天的晚上 10 點,賀達喜徹底合不上眼了。他在朋友圈里看到,自己的前妻正和新男友手牽手,「那個男人又黑又矮,我還不如這種人嗎?」 賀達喜壓抑住怒火,提醒自己要保持紳士風度,于是在前妻的照片下留言:「祝你幸福。」

五分鐘后,這條朋友圈被前妻刪了。 賀達喜渾身焦躁,覺得自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向墻壁打了一拳,但是手很痛,只好拼命揉。「分是分了,多少有點情分的吧?」 直到凌晨 3 點,賀達喜不再自我拉扯,躺在床上稍微有了點睡意。

「咚咚咚」,熟悉的高跟鞋敲擊地面聲又響起了,賀達喜厭煩地看了眼天花板,翻身下床,摔了一通家具。他早就不想忍了,決定今晚一定要和樓上這位鄰居「溝通溝通。」 現在,他要推開家門了。

接下案子的第五天,我在看守所會見了嫌疑人賀達喜。

他的黑眼圈很嚴重,翻著白眼,跟神棍一樣,一副迷迷瞪瞪的樣子,估計睡眠還是沒有調整過來。

他先是費力地拉了拉衣服,然后挺直身子,做出甩頭發的動作。當他意識到自己被剃了光頭時,又故意打了個哈欠化解尷尬。

最終是我先開的口,問是不是有人故意不讓他睡覺。 他沒回答我的問題,反倒抻著嗓子說:「你信不信我聽得到你內心的聲音,你一定看不起我。」接下來他說的話顛三倒四,一會講自己在外頭的人緣怎么好,怎么一呼百應;一會又說自己多可憐,一個人踽踽獨行。

我看賀達喜這幅樣子,便問他是不是有過吸毒史,或者服用過抑制精神分裂的迷幻藥劑。

我必須了解當事人的情況,才能準確地定下辯護思路和辯護技巧。

這句話說完,我死死地盯住了賀達喜,生怕錯過任何一個微表情。 他臉龐上抬,眼瞼縮成一條縫,問出了句似是而非的問題:「吸毒史和服用過迷幻藥劑,對我的辯護有利嗎?」

我有些疑惑,剛剛他確實顯得有點精神問題,只是談到辯護,這話風也切換得太快了。 我想,這對于庭審來說,倒也不是什么壞事。但還是告訴他,如果沒有吸毒史,最好不要亂說,平時有服用抗抑郁的藥物的話,可以作為證據。

他挪了挪身子,低下頭,馬上又抬起來:「你不要因為我的精神狀態看不起我,不信去問問,外面的人不會說我半句壞話,我在看守所都能聽到他們鼓勵的聲音。」

看得出來,他非常在乎自己在外頭的名聲。

所以我說:「是的,我沒有聽過別人說你半句不好。」 「你不真誠,你在敷衍我,我從你的眼神里看出來的。」他一直盯著我看。 過了會兒,賀達喜問我: 「你信不信,我把她抓起來,只是想教她做人,不要吵到鄰居。」 我略微點了點頭,為難地說了一聲「信」。

賀達喜這才告訴我,他住的小區房間隔音效果很不好,女生經常半夜一兩點才回家,要么是踩著高跟鞋咚咚響,要么就是到家放水的聲音時斷時續。「我都能通過響聲知道她在做什么。」

剛離婚那段時間,他試圖和女孩溝通過,語氣異常謙和:「我是你樓下的鄰居,睡眠很不好,經常被你吵醒,能不能晚上回來的時候聲音輕一點?」 女孩「哦」了一聲,就把門關上了,之后依然我行我素,有時還故意踩著高跟鞋在地板上走來走去。

惹得她隔壁的一位鄰居報了警,警察過來之后,隨便勸說幾句就走了。

在之后的夜里,面對天花板傳來的噪音,賀達喜只能干瞪著眼,把頭埋進被子里。 我和賀達喜的第一次會見,只聊了這么多。 他很在乎別人的看法,喜歡戴著面具生活。

如果要了解這樣一個人,我還是得去找他前妻,只有朝夕相處的枕邊人才能看到最真實的樣子。 在一家茶館,我再次見到了胡婷。

她笑瞇瞇地看著我:「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再來找我的,因為他會想方設法把你繞暈,直到你放棄掙扎,承認他是一個好人。」

胡婷告訴我,這些年她最深的感觸就是恐懼、孤獨。 賀達喜確實是被人從小夸到大的。他以前的老師同學都是說他絕對是人中龍鳳,不論是學習還是為人處世,都是佼佼者,別人解不開的難題,他只要稍加思索便能迎刃而解。

盡管他是班里的尖子生,但從來不擺架子,還總是搶著干臟活累活,連續幾年都是學生會主席。

就連他和胡婷結婚的時候,那邊的人還不忘夸胡婷好福氣,找了這樣一個完美老公——畢業于名牌大學,在銀行工作,脾氣好,懂得心疼人。這些,在結婚之前,胡婷都很認同,「不然也不會嫁給他。」

賀達喜在追求胡婷的時候,筆記本上會記著胡婷的喜好,在她的生理期更是呵護有加。

胡婷一開始莫名地覺得有點不踏實,但是大家都說這個人值得托付一生,也就定了下來,在 2013 年 8 月與賀達喜結了婚。

婚后幾個月,胡婷發現身邊的這個「完美老公」有點怪。

有時她睡覺翻身,賀達喜就會醒過來。

好幾次,她一回頭,發現賀達喜正惡狠狠地盯著自己,問他話,也不回答。

第二天,賀達喜又像沒事一樣,幫胡婷擠好牙膏,泡一杯牛奶放在床頭。 她試圖引導過賀達喜,問他是不是有什么病,都被笑著否認了。 后來賀達喜的癥狀愈演愈烈,就連聽到門外電梯的聲音,他都會焦躁不安,說恨不得把電梯給炸了。

除此之外,賀達喜的性格越來越偏激。有次他們朋友聚會,賀達喜因為一個問題和朋友起了爭執,胡婷認可那位朋友的觀點,說了幾句自己的看法。賀達喜微笑著說要捍衛每個人說話的權利, 結果回到家,他收起笑容,深吸一口氣罵道:「臭婊子,居然向著別人。」

半年后,胡婷實在忍受不了賀達喜的種種反常行為,提出了離婚。

然而胡婷離開后,賀達喜對于聲音的困擾并沒有消失,反倒隨著樓上新搬來的女生愈演愈烈。 案發當晚凌晨 3 點,賀達喜正為前妻另尋新歡的事所困擾。

好不容易有了點睡意,卻再次被高跟鞋的聲音吵醒。 這次他實在難以忍受,氣沖沖地上樓敲開女孩房門。 女孩一開門就罵,「你有病吧,大半夜不睡覺,鬼敲門,就你耳朵尖,不會往里面塞棉花嗎?。」

賀達喜看著矮自己兩個頭的女生,轉頭就下樓了。「要不是我從來不打女人,肯定揍你一頓出氣。」 回到房間里,樓上又砰砰作響,他氣不過,拿起撐衣桿不停地敲打天花板。

后來在會見室里,他回憶起這一幕,覺得非常快樂。

他這樣跟我形容:「我敲得很有節奏,小星星你知道不?兜兜嗖嗖啦啦嗖…」 我當時難以理解,這人用撐衣桿敲天花板會感到快樂? 但在之后的會見里,隨著賀達喜的坦白,我漸漸相信,那時他可能真的很開心。

距離接下案件的 3 個月后,我與賀達喜進行了第 2 次會見。此時檢察院已經對他非法拘禁、故意殺人一案提起公訴。 即將對簿公堂,這次賀達喜在我面前表現正常多了。

我問他有什么打算。

他搶著說,肯定對不起被害人,一定要積極賠償,打算賣掉房子。

說完他眼巴巴地望著我,想讓我幫他一起做這些事。

「我會被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嗎?」他的聲音幾近嗚咽。 「政治權利肯定是沒有了的,至于量刑,得靠我們盡力。」我只能這么說,他雖有自首情節,但司法精神鑒定報告上面顯示他作案時無精神病,負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說到那份報告,賀達喜追問了我兩次,能不能幫他申請重新做一次。我說不是不可以,但意義不大。

談完精神鑒定的話題,我對他拋出了自己的疑慮:一個大家都夸的好男人,為什么會閃婚閃離,隨后這個好男人還殺人了,還非法拘禁了被害人 3 天。最奇怪的是,他還是個優等生,老家的人到現在都不敢相信他會做出這樣的事。

賀達喜聽完焦躁不安,對我吼了一句:「我他媽到現在都不知道優等生到底該做什么事!」 我沒有生氣,反倒希望他能直來直去,至少這樣,我不會被他帶入錯亂之中。

他意識到自己失態后,抬起雙手扇了自己一耳光,只是幾根手指碰到了臉。他想再扇時,被我制止了。 他再次向我說對不起,平復了一下情緒,問了我一個問題:「你應該也是優等生吧?你以前是怎么過來的。」

我說我算不上什么優等生,不管在家里還是在學校甚至工作中,總有人壓著我。 「那如果有人欺負你呢?」 「這我可不干,以前讀書的時候,有個混混欺負我,我提著刀追了他好幾圈。」 就這么兩句簡單的對話,讓賀達喜沉默近 10 分鐘,等他抬頭的時候,紅著眼圈:「如果當年我能像你一樣早點釋放自己的脾氣的話,就不會出現今天的事情了。」

賀達喜小時候雖然招大人喜歡,但是小孩都很煩這種「別人家的孩子」。

有一次,孩子們把他圍住,每個人都打了他一巴掌,扒了他的褲子。 當時賀達喜趴在地上,撿起一塊石塊,想砸爛其他人的頭。「結果一想到,我是好孩子啊,馬上就松手了,回家路上還看了一遍課文。」 此后,壞孩子開摩托,談戀愛,經常被罵。

賀達喜明明很羨慕,卻又不敢逾越一步雷池,變得越來越懂事,謙卑。他唯一干過出格的事,就是上高中時,喜歡上一個女生,下晚自習后從后面抱了一下她,馬上就跑開了。

事后他既羞愧又興奮,說好想當面抱一次,告訴她自己喜歡她。但是這樣的話,他們的事就會傳開,他就不再是大人口中的好學生了。 「我聽力那么好,就是因為小時候特別注意聽別人講話,聽他們有沒有表揚我,每一個字我都要聽得清清楚楚。」

「我小時候受人欺負,就只能忍著,當個好孩子,長大了還得裝紳士。

給樓上那女生吵到,我去敲天花板的時候,都不敢相信自己會干這事,但發泄出來真的很快樂。」 案發當晚,賀達喜的快樂并沒有持續多久。他敲了十分鐘天花板,房門就被人踹了。他有點害怕,「我不去開門,萬一是鄰居家的壯漢咋辦?」 他在大廳里一直盯著被踹的房門,絲毫未動。

「你給我出來!」門口傳來樓上女生的聲音。 賀達喜氣沖沖上前打開門,右手掐住女生的脖子,左手捂住她的嘴,將她拖進了房內,用膠帶纏住她的嘴,拿晾衣繩捆住了她。

接著他想了想,拿走女孩的鑰匙,上樓拿走她的手機,熄了燈,關上門。

回到房間后,賀達喜長吁了一口氣,感覺自己做成了一件只存在于夢境中的事,他當即打掃了一下房間,拖了兩遍地,又在鏡子面前刮了胡子。 女孩躺在地上一直發出「唔唔唔」的聲音,雙腳不停地摩擦。

他走過去再次勒緊繩子,將她抱上沙發蓋好毯子,自己打地鋪躺在一旁。

「我告訴你,頭兩個晚上,我心如止水,毫無邪念。」會見室里,賀達喜回憶起囚禁女孩的那幾天,很認真地對我說。 早上醒來,他看著女生臉上的淚痕,輕聲地說:「我不會傷害你的,只是想讓你體會一下我的感受,這種只能干巴巴等天亮的日子。」

他從廚房拿來菜刀,架在女孩的脖子上,左手揪住她的頭發,說現在撕開她嘴上的膠帶,兩個人交談一下,如果她要大喊大叫,就一刀砍死她。 女孩點頭同意,撕掉膠帶后,她說的第一句話是:「我錯了,你放我走,我絕不報警,馬上搬走,再也不會吵到你了。」 賀達喜拒絕了,「你已經吵到我,我不是不放過你,只是還不到時機,你告訴我你在哪里上班?手機密碼是多少?」

女孩表示自己之所以回來得那么晚,是因為自己在足浴店上班,要很晚才下班,不信的話可以打給他們店長。

賀達喜拿起女孩手機,給她的店長發去請假三天的消息,自己也跟單位領導請了假。

賀達喜說自己一開始沒有虐待女孩的打算,如果換作別人,在一起待了好幾晚,早就將她性侵了,「但是我沒有,連猥褻的動作都不存在,我不屑做那種不尊重女性的事。」

第二天,賀達喜逼著女孩吃完方便面,又將她的嘴給貼上,開始講自己以前聽到過的「美好聲音」:「五歲的時候我和喜鵲對話,喜鵲說我這么聰明的小孩,以后是要戴官帽的,上天派它來提前通知一下。」

「就連我去算命,先生都說我是蛟龍出海,你卻吵得我六神無主,我算是困在這里了。」

賀達喜特意開了手機錄音,到了晚上,只要看見女孩困了想睡覺,賀達喜就搖醒她,打開手機播放嘈雜的錄音。

「這一個月以來,你就是這樣吵得我不安寧的。」 為了確保讓女孩體會到相同的痛苦,他甚至做起示范,先是將撐衣桿狠狠敲在地上:「這是你晚上高跟鞋的聲音,」緊接著大力拉開衣柜門,反復幾次后,轉身問女孩:「你拉衣柜門的聲音大不大?」 期間樓下有人打架斗毆,警車開進了小區。賀達喜把女孩押到窗口,說你猜我怕不怕他們?女孩一個勁地點頭,再次落淚。

第三天晚上 12 點,賀達喜對女孩說,折騰了這幾天,兩人沒有睡覺也都累了,現在他打算把門打開,只是有一個要求,出了這個門,女孩就不要再鬧了。 說完,他撕開女孩嘴上的膠帶,又解開了繩子,最后還問了她一句話:「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個人渣?」

女孩使勁搖頭說沒有:「我錯了,我現在只想回家,我想媽媽。」 這些年里,我見過的殺人犯已經不少了,唯獨賀達喜講述的案件過程,我聽得云里霧里又不寒而栗。 「你是不是從來沒想放過那個女孩?」盡管作為律師不該這樣問話,但我還是想知道答案。

賀達喜盯著我看了一分鐘,然后抬起頭看著天花板,「我當然想放過她,但是我也知道她和你們一樣,不會相信我的,所以她出門的時候,我手上拿了刀。」 女孩走出門,馬上大呼救命。

「我看她的背影,聽她喊救命,就覺得自己完蛋了,關一個女人 3 天,怎么都說不清了。」

還沒等鄰居們反應過來,賀達喜已經沖了出去,把女孩拉回房間,左手手肘鎖住女孩的脖子,右手拿起尖刀,從女孩的右耳里刺進去又拔出來:「我讓你不要鬧,你怎么不帶耳朵的。」 血不停地從女孩的兩邊耳朵流出來,賀達喜先打了 120,然后再撥通 110。

醫生過來之后,宣布女孩當場死亡,賀達喜被警方帶走。 在聽賀達喜闡述拘禁女孩的過程中,我注意到了一個細節。 那 3 天里,賀達喜曾試圖跟女生談心,偶爾還會談到自己在銀行的工作。 他喂女生吃完方便面不久,問她一個洗腳妹怎么租得起這種小區。

那是女生唯一一次反駁他:「大哥,我可能掙得比你多。」 賀達喜可能是覺得自己沒面子,又問女生會不會英語單詞。 見女孩搖頭,他蹦出了幾句英語,還全是銀行工作中要用到的金融詞匯。

但之后他又變得很失落,向女生傾訴:「不知道為什么,就覺得出了學校,工作里的其他人是一面鏡子,照出來的是一無是處的我。」 在我進一步提問下,賀達喜坦白了自己工作中的種種不順利。他甚至認為,得到這份工作以后,他這個「好孩子」的人生就徹底轉折了。

剛進銀行的那段時間里,賀達喜以為只要努力認真,還是會和在學校里一樣,被所有人夸贊。 然而他作為新人,沒背景,沒人脈,平日里只得對同事點頭哈腰。結果別人對他不屑一顧,還在背后罵他馬屁精。

賀達喜告訴我,在銀行里上班,聽著光鮮亮麗,卻不過是在做著業務員的工作。拉存款,賣理財產品,推信用卡,如果完不成任務,績效考核,職工晉升都過不了關。

最令人懊惱的是,他的主管經常因為工作大發雷霆,因為無法找回曾經被人夸贊的感覺,賀達喜開始怨恨起主管,卻又不敢表現出半點來。 為了沖業績,他不惜拿出自己所有積蓄,掛著親戚的戶頭去買銀行的理財產品。

但僅僅完成業績還不夠,他還得變著法取悅同事。只要有人提出需要幫忙,就算自己墊錢也會去做到。 有一回,他的同事說想換手機,剛好 iPhone 新款上市,卻搶不到。

賀達喜聽到以后,說自己有關系,能夠以原價的九折弄一臺過來。最后是他自己倒貼了 3000 多塊錢,從黃牛那里帶回來的。 「只要有人喊我幫忙,就算幫不到我也不會拒絕。」賀達喜很懷念以前那些夸獎的聲音。 但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努力一直沒被同事們認可。

私底下,賀達喜的同事們聚會 KTV 從不愿叫他。同事們的理由是,賀達喜唱歌前要講一堆祝詞,說這首歌獻給老婆,唱一半還老愛拿話筒戳別人嘴,要人家一起唱。 很少有人會接賀達喜的后半句歌詞,大多數人往往只是別過頭去,讓他一個人尷尬。

還沒離婚前,他半夜從來不關機,老是想著別人有重要的事情會找他,就把手機放在枕頭旁邊。

賀達喜說自己最盼望接到兩種電話,甚至連對話過程都想好了:一是主管打過來,向他尋求工作上的協助。二是更高一層的領導打過來,恭喜他可以直接頂替主管了。

有次漏接了一個詐騙電話,賀達喜還反復回撥該號碼。妻子提醒他,這個號段明顯是詐騙的,怎么他一個銀行職員都看不出來,誰知他立刻頂了一句:「萬一是領導呢!」

我專程去了一趟銀行,從他的同事領導們口中得知一些信息,希望能夠證明他在平常生活中是一個友善不極端的人。 但經過走訪,我發現很多事情不像賀達喜想的那樣偏激。他的同事們都認為,主管雖然脾氣暴躁,但一視同仁,從沒針對過賀達喜。 主管和我談起賀達喜,也只是淡淡地說了句:「他聽話,能干活,本來想過幾年把他調到比較好的崗位。」

2014 年 12 月下旬,法院判處賀達喜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聽完判決書,賀達喜說關于是否上訴,要考慮一下。

審判長宣布庭審結束,大家收拾東西準備走人,只見還在被告席站著的賀達喜和法警嘀咕了幾聲后,他開始朝著各個方向鞠躬,大聲感謝公訴人、律師、審判長、書記員、法警。

我們沒有一個人搭理他。只見他又刻意站直了身子,掃視了一眼四周道:「我要上訴」。 他還問公訴人:「我要是告訴你,我只是想和她聊聊天,教化她一下,以后別吵到別人,你信不信?」

公訴人直截了當的問他:「你殺人了沒?」 幾番爭執,賀達喜啞口無言。 拿到判決書的第二天,我再一次見到了胡婷,告訴她要去銀行交罰金,還有賀達喜賣房子的事情。

胡婷說,罰金她可以交,別的事情她一概不參與。我問到她為什么庭審當天她沒有過來。 「我怕他在法庭說對著我說一些煽情的話,我聽了惡心。還有我不敢面對那個女孩的家屬,我之前要是心軟了,很有可能就是我的父母坐在那里哭。」

胡婷說那都是噩夢。

最后一次會見賀達喜,我問他為什么要上訴,這個結果已經是最好的了。

賀達喜說,「我只是覺得開庭的過程太快,還有好多話沒說完。」 他還對我說起,自己在看守所里的經歷,無論一天到晚拖多少次地,也沒法得到其他囚犯的認可,只 有一個人說完成任務就可以了,等到了轉監的時候,誰也不認得誰。

賀達喜說自己聽完這番話,杵著拖把楞在原地好久,「就連囚犯也覺得我不重要嗎?」 我問他,「你真的和喜鵲對過話?」

「我小時候真的跟喜鵲說過話,覺得那樣有意思,不過它說什么,我肯定聽不懂。」這一次,我相信他說的是實話。

說完這句話,賀達喜起身,吹起了口哨,像是一種鳥叫。法警上前準備押送賀達喜離開會見室,雖然法警看他的眼神怪異,但沒有制止他吹口哨的行為。

快走到門口時,賀達喜的步態輕松,口哨逐漸變音。我仔細聽了聽,是那首《小星星》的調調。

后記:

我曾經聽過一個說法:必要的時候,人應該憑借直覺來做決定。因為直覺往往意味著,你已經留意到了一些細節,做出了對自己有利的權衡。

只是大腦還沒反應過來,所以說不清為什么而已。 前妻胡婷曾告訴我:如果她當時心軟了,可能現在就是自己的父母坐在法庭上哭。

幸好,她遵從自己的直覺,狠下心離婚了,不然,世上可能又會多一樁慘劇。

作為律師,我建議你,不要忽略生活中的細節,如果身邊人出現難以理解的行為或傾向時,如果對方不能給出可信的解釋,不要試圖自我欺騙、為對方開脫。

相信直覺,及時防備。 對于陌生人,我只能給出這樣的忠告——不要主動挑起矛盾。在受到傷害之前,你并不知道,那個人會不會露出魔鬼的獠牙。

朋友們如覺得這篇文章不錯,歡迎朋友們轉發!

卡神小組旗下-信融職業人產業聯盟

卡神小組官方網站www.kashenpos.cn

卡神小組-合作企業聯盟聚合導航網-www.kashenpos.com

上海赫京企業管理有限公司www.etgsrk.live

星環俱樂部www.ansaclub.com

創業金服www.isyib.com

315優品www.315up.com

168POS機信息大全網www.168pos.cn

360卡卡信用卡信息網www.360kaka.com

我是烏日娜www.iwurina.com

時翠書齋www.ishicui.com

蟹艷www.ixieyan.com

91買酒網www.91maijiu.com

喆匠www.jijiclub.com

龍吟祭www.longyinji.com

陽山狀元www.52yangshan.com

牛霸微信寶www.nbwxb.com

天僖佳www.818mart.com

七天零食鋪子www.7daysnack.com

撫囍www.fxduck.com

水禾鮮www.shuihexian.com

寶山明月www.baoshanmingyue.com

川小君www.chuanxiaojun.com

林芝草堂www.linzhicaotang.com

吉吉蟻www.ant711.com

零八二零0820www.0820up.com

適如常www.srcbio.com

吉鹿良選www.deerpub.com

檀王府www.irosewood.cn

王為權工作室www.twfmdhm.com

為什么說永遠也不要考驗人性?

為什么說永遠也不要考驗人性?

贊: (0)
打賞 掃一掃

關于作者

文章數:10015 篇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

黄金足球返水 竞彩北单比分直播 今晚3d试机号是多 腾讯qq麻将作弊器 内蒙古11选5 捷报比分足球即时比分触屏 国标单机版麻将下载 雷速体育分析师 体球排球比分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广东麻将开马规则 广西11选5开奖结 篮球即时比分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 极点电竞比分直播网 黑龙江p62龙江风采p62 188比分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