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 > 時事新聞 > 正文

互聯網大潮下落寞的唱片店

本文作者: 6個月前 (09-08)

卡神小組(www.kashenpos.cn)是中國國內唯一信融職業人培訓機構-卡神小組為有夢想、有干勁、敢于挑 […]

卡神小組(www.kashenpos.cn)是中國國內唯一信融職業人培訓機構-卡神小組為有夢想、有干勁、敢于挑戰的創業者提供較低門檻的創業平臺,卡神小組會與有信心的你一起奮斗前進!

歡迎朋友們來了解下卡神小組信融職業人產業聯盟,更多產業對接陸續上線中!

希望朋友們能對我們多一點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們加入!能每天與一群為自己人生目標奮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組最大的幸運與快樂!

想成為信融職業人的朋友們請點擊登入官網了解更多訊息卡神小組官方網站www.kashenpos.cn

互聯網大潮下落寞的唱片店

15年前,北京有3000多家唱片店。

專輯琳瑯滿目,年輕的顧客視線來回游移,徘徊在貨架前,不知該把有限的零花錢,留給哪張。

此情此景,是70、80和90后逛唱片店的集體回憶。然而,情懷終究難以阻擋時代潮流變革。伴隨著數字音樂崛起,唱片店的落寞一目了然。北京僅剩的十幾家唱片店,發現已不再是街頭巷尾尋常可見,必須依靠電子地圖搜索。

選擇了夕陽行業,必然要走上一條逆水行舟的路,現存的唱片店沒有成功者的勵志故事。樂迷匯聚于此,趣事仍不斷發生,唱片店的故事也不是沒落行業的一曲挽歌。

在這里,你能偶遇打探專輯銷售情況的獨立音樂人,能碰到喜歡張國榮的小學生,還會碰到聽LadyGaga的退休老人。

2009年,陳奕迅在北京一家音像店舉辦《上五樓的快活》專輯簽售會。

一、救活整個行業?

“這些唱片用什么設備播放啊?”

北京鼓樓東大街,40平方米的獨音唱片還算好找,距離熱門景點南鑼鼓巷不到400米。偶然路過的顧客們問得最多的問題,說明了問題根本所在——大眾聽音樂的方式已然改變。

唱片業持續下滑,獨音唱片倒是堅持了8年,還在2017年遷址、擴大經營面積。這樣的逆勢發展,不太容易得到大眾理解。

80后店主郭誠,倒不介意這些。他也承認唱片業是夕陽行業。

走進獨音店面,右手邊的貨架上主要是華語CD,左手邊的貨架上則是黑膠唱片和國外藝人CD,過道中間還有兩個貨架的獨立音樂專輯。1萬多種唱片匯聚其中,讓本就不大的店面,顯得有些擁擠。

但在這里,你找不到張藝興、鹿晗、TFBOYS等流量藝人的專輯。流行音樂唱片的總量,占比也不足10%,搖滾、民謠、朋克、電子等風格的獨立音樂唱片占主導。

2011年起步時,網絡免費下載正流行,實體唱片備受沖擊。在行業寒冬開店,天時不利。同在這一年,當當、亞馬遜音像銷售已經普及,京東也在開始上線音像產品。電商平臺的折扣戰,成為擠壓唱片店生存空間的又一重要因素。

可剛開店的第一年,郭誠要戰勝的最大敵人是他自己。

全職做唱片店前,他曾先后在兩家唱片公司工作,在第二家工作后期,他陷入抑郁,繼而離職。

“我那時候在家天天想,接下來做什么。”郭誠說,“我喜歡音樂,開唱片店的話,就能在工作時聽很多音樂。”

出發點簡單,靠的是情懷。可在開業初期,雖然留著別人眼里“可愛的蘑菇頭”,郭誠眼睛里卻不時放射出“別惹我”的憤怒目光。他每天在店里邊聽著搖滾樂,邊喝酒、抽煙,客人來了也不愛招呼。

這樣的底氣,來自他的年少輕狂。“那時候初生牛犢不怕虎,覺得自己很厲害,能救活整個行業。”唱片業急劇下滑期,把唱片店開起來,又有了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這讓郭誠著實驕傲。

信心敵不過強敵,盲目自信很快被現實的冷水澆滅。

當時,郭誠希望豐富唱片品種,他在數字平臺上關注了許多音樂人,不斷查看有哪些新作品上線。但這恰恰暴露出他的經驗不足,橫沖直撞。每當他關注到一些唱片,聯系到唱片公司或音樂人,得到的結果往往是:專輯已經出版了一段時間,或者專輯要隔一段時間才會出。

這樣的情況多了以后,他意識到,自己對音樂市場的判斷能力還不夠,要想準確把握唱片市場動向,需要持續積攢經驗和資源。

二、逆勢而為?


2005年12月,S.H.E在北京一家唱片店內簽售專輯《不想長大》

在唱片業輝煌期,流行音樂唱片銷得最好。當時大街小巷的音像店,基本都主推流行音樂。但當數字音樂進入大眾消費市場,電商平臺打折促銷吸引顧客,最受影響的也是這些賣“大流行”的音像店。

當時,它們銷售的唱片,數字平臺上試聽非常便捷。與網店相比,品種與價格又沒有優勢。雪上加霜,一批批唱片店倒掉。據《北京商報》報道,2009年對比2002年,北京地區唱片店數量就縮水了90%。

即便是北京西單圖書大廈、中關村圖書大廈、王府井書店等大型書城,音像區也表現出式微現象。比如,王府井書店音像區,前兩年還有兩個長排的流行音樂專輯。如今這一區域主要讓位給樂器展銷,唱片貨架則零散幾個靠邊站。

抵擋不了市場變革的唱片店撤了,留下來堅守的,需要的是韌性,或者巧勁。

主打獨立音樂的唱片店,受到的沖擊沒有那么直接——本身就只被小部分人群關注,受到影響沒有那么大。

剛開業時,許多唱片店還在播放周杰倫、王力宏的歌,獨音唱片開始播郝云、趙雷、逃跑計劃、海龜先生的專輯。

“最早來店里的顧客,絕大多數都沒聽過我們播放的音樂。”郭誠說。他聽搖滾、民謠、電子唱片,合伙人周寅是朋克黨,有時也會聽一些小清新,他們分別從喜好出發,在獨立音樂海洋中選品。

差異化發展的確是可行方向。如今,北京現存的唱片店也各有特色:獨音唱片、福聲唱片,主打獨立音樂;Disc、酷樂唱片有許多二手絕版唱片;fRUITYSHOP等主要銷售黑膠唱片。

隨著風格多元的獨立音樂人進入大眾視野,獨立音樂唱片店逆勢而行,逛唱片店,樂迷能發現許多沒聽過的歌,讓獨音唱片圈了最早一批忠實粉絲,也讓郝云等當時還不知名的歌手,一張專輯最好時達到月銷量上百張。

三弦一響,歌聲一唱,許多人一聽就愛上。

三、格調與市場

“我想買一些華語唱片,擱車里聽。”一位客人走進店里,他拿不準應該選擇什么專輯,問起店員的意見。

店長張勇馬上上前,介紹陳奕迅、蔡健雅、田馥甄、陳綺貞等歌手的專輯。兩人你來我往,聊了將近20分鐘。最終,客人帶著5張專輯滿意離開。

“把唱片當成一件事業來做,就一定要遵循市場規矩,能夠存活下去。”郭誠說,自己如今會考慮格調,也會考慮市場。

在獨音唱片,售賣一些流行音樂唱片,正是為了路人到店里能選到自己喜歡的。“我們或許沒有廣場舞神曲,但是我們可以推薦類似或者更好的音樂。”

對于獨立音樂的長期關注、支持,讓獨音唱片在運營幾年后,不只是銷售專輯的實體店。8年來,它將鏈條前移,給南征北戰、旅行團樂隊、反光鏡樂隊等國內眾多獨立音樂人發行唱片上百張。

剛出道的新人樂隊、歌手,最早沒錢做唱片。獨音唱片就把賺來的錢拿出來給他們做。“我那時候沒有考慮那么多,唱片再難賣,我一次做1000張,10年總能賣完吧。”郭誠一臉實在和認真。

隨著音樂市場從大眾轉向分眾,多元風格的獨立音樂人越來越多,對外溝通和協調工作量越來越大。郭誠、周寅二人負責聯系不同風格的音樂人和公司,不再有時間專門負責門店銷售。

2016年,他們開始招聘專職店員。如今,獨音唱片有6名店員,每天店里會有3名店員工作。

招聘、帶領店員,成為郭誠面臨的一項新考驗。

郭誠說,唱片店給不了多高的工資。但對于專職店員,他要求很嚴格:店員入職后,要在半年內聽遍店里的專輯。

應聘者都抱著喜愛音樂的想法投簡歷,一些人聽說這個要求就退縮了。因為喜歡聽某類音樂很平常,把多元風格的唱片都聽下來,卻不一定是件愉悅的事情。

四、老人與Lady Gaga,小學生與張國榮

“哥,你們家是網紅店嗎?”

隔壁美甲店新來的店員,看到客人經常在獨音唱片門口拍照,這樣詢問店長張勇。

這句話點醒了張勇,“網紅店”這個形容挺貼切。開淘寶店6年時間來,獨音唱片已經成為外地碟友來京的打卡之處。

郭誠一直追求實體唱片店體驗感,最初并不想開淘寶店,網店也是應外地碟友要求開起來的。

他把網店當成一種宣傳方式,通過它與全國各地的樂迷溝通。獨音唱片淘寶店已有5萬關注的粉絲,幾千名會員。“我們要做的工作很多。我一直在跟大家講的是,我們不是倒賣唱片的店鋪。我們真是從文化角度出發,來做這項事業的。”

來獨音唱片工作前,張勇也是獨音唱片的顧客。他通過買碟和周寅認識。看到這里的招聘信息后,就來應聘。

“我家里有700多張CD,100多張黑膠,拿著盤就特別高興。來這里,是怕以后年紀大之后會后悔。”張勇說,自己根本沒想過,這家店會不會一直在,只是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獨音唱片每天接待不同的消費群體。有的是音樂人,有的是歌迷,有的則是唱片收藏愛好者,還有一些是逛街的客人。碰到懂音樂和唱片的,張勇就會和對方聊得特別投機。

讓張勇印象深刻的一位顧客,是一位60多歲退休老人,他平時會買音樂雜志和唱片,欣賞萊昂納德·科恩這樣有才華的音樂人。每次來店里,老先生都會帶著勾勾畫畫的雜志淘碟。

“這位老人有個小圈子,都是和他年紀相仿的老年人,他們都喜歡音樂,還經常交流。”張勇說,令他最為自豪的是,他成功地把Taylor Swift、Lady Gaga推薦給老先生。

“老先生買了Lady Gaga的引進版專輯,看了歌詞,發現原來這個愛穿奇裝異服的女歌手,原來真的非常有才華。”

店里還有個特別喜歡張國榮的小學生歌迷。他對于張國榮個人經歷和故事非常了解,對他的唱片發行時間、版本,也了如指掌,這讓張勇感到驚訝。

“這位小朋友還喜歡竇唯、張楚、何勇,國外的歌手喜歡Bob Dylan、皇后樂隊。他一進唱片店眼睛放光,這里看看,那里看看。碰到買不起的黑膠唱片,他還會自己手繪封面,發到朋友圈。”張勇正說著,一個樂隊帶來兩箱貨,1000張黑膠唱片,趕緊忙著上貨。

因為獨音唱片有發行專輯的業務。店里時不時有獨立音樂人來逛,既是為找找唱片,也順便了解自己的專輯銷售情況。

五、付出還沒到時候

讓郭誠感到欣慰的,是國內音樂市場的回暖。這兩年,獨音唱片的唱片銷售要比前兩年好很多。他推測,這是因為國內音樂市場整體向好,帶動了實體唱片這一板塊逐漸復蘇。

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數據顯示,繼2017年中國錄制音樂總收入首次躋身全球第十名后,2018年排名又升至第七名。

以前唱片公司不斷倒掉,現在是唱片公司不斷復活。隨著資本進入音樂行業,音樂產業又逐漸活起來。“產業好起來,我們這個板塊,也會慢慢好起來吧。”郭誠說。

即便如此,他每年依然不會為獨音唱片制定具體的銷售目標。這是因為,他覺得,唱片業仍然是夕陽行業,如今的增長只是劇烈下滑后的微微提升,不會有大跨度增長。

中國實體唱片市場基礎是薄弱的。

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中國代表處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錄制音樂實體收入為47億美元,中國錄制音樂實體收入則僅為300萬美元。

“獨音唱片現在的發展,已經是我在非常努力的情況下,做到的地步。稍微一松勁,銷售情況肯定會下滑。”郭誠說。

近些年全球黑膠唱片已實現連續13年增長,掀起復蘇熱潮。這一熱潮在國內也有體現,一些新開業的唱片店,就以銷售黑膠唱片為主。但一張黑膠唱片價格一般要兩三百元。高成本決定它并不會比CD賣得好,對于唱片店增收作用不大。

“你堅持做了8年,發現自己即使為行業做了一點小貢獻,也依然沒有拯救這個行業的能力。”郭誠說這話時,語氣里聽不出無奈的情緒,更像是在闡述一個平常的事實。

相比當年剛開店時的他,已經是另外一種面貌, “從前年輕,很多問題都看得不太明白。現在30多歲,明白了許多道理。”如今的他長發及腰,有時扎成辮子,有時盤在頭頂,下巴蓄著胡子,頗有些仙風道骨。

他和周寅想要的當然不止當前這樣,他們還有很多其他想法,但也并不著急。因為在做唱片店這件事上,他們更看重過程。“我明白了,人做一個事業,要付出、要堅持。當你堅持到兩三年時,發現什么都沒有,是因為付出還沒到時候。”

朋友們如覺得這篇文章不錯,歡迎朋友們轉發!

卡神小組旗下-信融職業人產業聯盟

卡神小組官方網站www.kashenpos.cn

卡神小組-合作企業聯盟聚合導航網-www.kashenpos.com

上海赫京企業管理有限公司www.etgsrk.live

星環俱樂部www.ansaclub.com

創業金服www.isyib.com

315優品www.315up.com

168POS機信息大全網www.168pos.cn

360卡卡信用卡信息網www.360kaka.com

我是烏日娜www.iwurina.com

時翠書齋www.ishicui.com

蟹艷www.ixieyan.com

91買酒網www.91maijiu.com

喆匠www.jijiclub.com

龍吟祭www.longyinji.com

陽山狀元www.52yangshan.com

牛霸微信寶www.nbwxb.com

天僖佳www.818mart.com

七天零食鋪子www.7daysnack.com

撫囍www.fxduck.com

水禾鮮www.shuihexian.com

寶山明月www.baoshanmingyue.com

川小君www.chuanxiaojun.com

林芝草堂www.linzhicaotang.com

吉吉蟻www.ant711.com

零八二零0820www.0820up.com

適如常www.srcbio.com

吉鹿良選www.deerpub.com

檀王府www.irosewood.cn

王為權工作室www.twfmdhm.com

互聯網大潮下落寞的唱片店

互聯網大潮下落寞的唱片店

贊: (0)
打賞 掃一掃

關于作者

文章數:11211 篇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

黄金足球返水 雷速体育比分 云南时时彩 鼎天配资 七星彩 上海时时彩 重庆快乐十分 点点金配资 内蒙古快3 陕西快乐10分 贵州11选5 福建22选5 亿融配资 51策略赢 浙江快乐彩 厦门 股票配资 59财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