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 > 學習強國 > 正文

黨史故事:陳伯欽:我走過的長征路

本文作者: 4個月前 (06-22)

卡神小組(www.kashenpos.cn)是中國國內唯一信融職業人培訓機構-卡神小組為有夢想、有干勁、敢于挑 […]

卡神小組(www.kashenpos.cn)是中國國內唯一信融職業人培訓機構-卡神小組為有夢想、有干勁、敢于挑戰的創業者提供較低門檻的創業平臺,卡神小組會與有信心的你一起奮斗前進!

想成為信融職業人的朋友們請點擊登入官網了解更多訊息卡神小組官方網站www.kashenpos.cn

黨史故事:陳伯欽:我走過的長征路

1936年10月中旬,紅軍三大主力在甘肅會寧會師,勝利地結束了長征。60年彈指一揮間,但長征路上的許多往事,我至今歷歷在目。

(一)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后,主力紅軍和中央機關實行戰略大轉移。我所在的部隊從江西瑞金出發。

我是光澤縣人,當時在中央警衛團通訊排當電話兵,主要任務是架線和收線。我所在的班共12人,行軍時除了自己的行裝、糧食、武器外,就是每個人一捆電話線,大約500米,有10來斤重。我們班行軍時隨中央機關一起的。每到一處休息或宿營,我們電話兵就特別忙,首先是要把電話線打開,一段一段地接通,并檢查線路是否暢通。部隊開拔時,大隊馬上都走了,我們才把電話線收攏,扛在肩上,然后跑步趕上,并走在隊伍的最前面,作好下一站布線的準備。

當電話兵也是挺危險的,布線、收線經常遇到敵人的襲擾,犧牲是常有的事。在紅軍突破第三道封鎖線,挺進到湘江一帶時,蔣介石的數10萬大軍分3路前堵后追,企圖消滅紅軍于湘江之側。這次渡湘江,采取的戰術是硬攻硬打,戰斗異常激烈。在此次強攻中,我們的電話線不時被炸斷,戰士們冒著槍林彈雨搶修,一個人得管護幾段線路,來回檢測,來回接線。一次,一顆炮彈正打中我前方的電話線,一位戰友犧牲了,我跑步上前把炸斷的電話線接上,保證了中央指揮線路的暢通。

12月8日,紅軍占領了貴州黎平,黨中央政治局在這里召開了緊急會議,我們線路班的戰士一刻不離地守衛在線路旁邊。撤離黎平時,由于收線不及,有幾個戰士被敵人抓去。我們電話兵每人身上只有三顆手榴彈,遇著敵人少就跟他們搏斗,敵人多就把手榴彈甩過去,跑得了就揀回一條命,跑不及就會被敵人抓走。敵人抓住我們電話兵如獲至寶,用盡毒刑審訊,妄圖使我們的戰士屈服,從中探知我軍的行軍路線和中央首長的行蹤。英勇的紅軍戰士視死如歸,表現得非常英勇頑強,任憑敵人施用各種酷刑,投進監獄坐水牢,在水牢里投放毒蛇,都不吐露半點軍情。

遵義會議以前,我們的隊伍基本上是沿著紅六軍團走過的行軍路線,即沿贛、粵、湘、桂邊境一直向西行進,10月底渡過湘江,12月到達貴州。12月底,一路經錦屏、劍河、鎮遠、施秉、黃平、余慶、甕安等縣城,到達烏江南岸猴場。一路上,我們線路班戰士躲過敵人無數次追殺,經過幾次減員增補,我由戰士提升為班長。在猴場的一天傍晚,天正下著大雨,突然線路不通,一口氣跑了幾里路去查看線路,發現原先掛在樹枝上的電話線被壓在崩塌了的巖石底下,費了好大的勁,才把電話線從巖石底下拔出來。線斷了,一時找不到導線接上去,情急生智,我就用兩手抓起兩根導線的端點,讓電流從人體傳導,續通電話。天像墨一樣黑,雨在不停的下,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之后,排里派一個電話兵找到這里時,我已全身麻木,幾乎快要堅持不住了。在這位同志的幫助下,接通了線路,我這才拖著濕漉漉、疲憊的身體回到了駐地。

幾天后,紅軍渡過了烏江,向遵義城進發。

(二)

遵義會議以后,我調任理發兵,仍屬中央警衛團。1935年5月上旬,紅軍搶渡金沙江。在會理稍事休息。警衛排長命令我給中央首長理發。接受命令后,我背起裝理發工具的挎包立即往首長宿營地走去。毛主席和朱總司令忙于戰事,特別是部隊離開遵義,毛主席親自部署婁山關戰斗,指揮紅軍四渡赤水,打破了敵人的前堵后截,勝利地渡過了金沙江,取得了長征有決定意義的勝利。他們已經好幾個月沒理發了。

毛主席見到我,和藹地向我打招呼,就坐在凳子上讓我理發。我雖然從13歲就開始理發,參軍后戰斗間隙也常給同志們理發,但為毛主席理發還是第一次,所以心里特別緊張、激動,生怕理不好。毛主席大概看出來我的心思,溫和地笑了笑,繼續安靜地坐在凳子上等著我動手。我按照毛主席的發型進行修剪,然后又給他刮臉。毛主席下巴處一顆痣,給我的印象最深,約有黃豆大小的肉痣,嵌在下巴的中間偏左一點,我小心翼翼地避開它。毛主席理完發后,洗了臉,操著他濃重的湖南口音風趣地說了一句笑話,逗得朱總司令直笑。

在我擦剪子的當兒,朱總司令已坐下來等我理發了。朱總司令的頭發和胡子都是又粗又長,很像一位強健的伙夫。也正是他的這身打扮,誰也認不出他就是紅軍總司令。給毛主席、朱總司令理完發后,接著又到紅軍總參謀處和一軍團駐地,給劉伯承總參謀長和聶榮臻政委等首長理發。

劉伯承、聶榮臻都很平易近人。給劉伯承首長理發時,他關切地問我是哪里人,什么時候參加紅軍的,是黨員吧,家里還有什么親人等。我一邊給首長理發,一邊回答首長的問話:我出生于民國元年,從小就失去了父母,妹妹被賣當童養媳,我由叔父收養,8歲給地主看牛當長工,13歲學理發。我的家鄉在福建省光澤縣牛田村,與江西省資溪縣毗鄰。1929年5月,我剛滿17歲,聽說贛東北有了共產黨,有了工農紅軍,是打土豪救窮人的革命隊伍,于是,由我叔父引導,到資溪縣的一個小山村找到了紅軍游擊隊,就這樣在贛東北參加了革命隊伍,第二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32年10月,長征開始,我由作戰部隊調到中央警衛團。聶榮臻同志還問我參加紅軍好不好?當兵苦不苦?我說,紅軍好,是工農革命的隊伍,為推翻帝國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統治、拯救工農勞苦大眾,為把日本侵略者趕出中國而當兵,不苦。首長贊揚我:“回答得好,回答得好。”

在長征路上,我還為許許多多首長和戰士理過發,他們或在革命斗爭中獻出了生命,或在以后的革命和建設事業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能為中國革命的領袖和勇士們理發,是我一生中很光榮的事,叫我永生難忘。

(三)

我軍在會理休整了幾天,又向大渡河西岸的安順場前進。大渡河河面不寬,但水深流急,兩岸的大山都是懸崖峭壁。1863年,太平天國將領石達開率數萬大軍到此,因渡河未成全軍覆滅。蔣介石聽說紅軍到達大渡河。也曾得意地叫囂,要使紅軍成為石達開第二。在安順場渡口,我軍先遣部隊只弄到兩只船,對岸有敵軍一個營的兵力固守渡口,并筑有堅固的工事。紅軍先遣團在楊得志團長的指揮下,5月28日乘船渡河登岸成功,為大部隊打開了道路。但因船少人多,全軍數萬人集中在此渡河,即使日夜不停,少說也得半個月。爭取時間,就是勝利。于是,紅軍以已渡河的一個師為右縱隊,其余的部隊為左縱隊,夾河而上,直逼瀘定橋。瀘定橋是由幾根粗大的鐵鏈橫空架設的索道橋,橋的兩頭均有敵人堅固的碉堡工事。紅軍渡河的時候,守橋的國民黨軍隊已接上峰指令,把橋面上的鋪板統統燒掉,只剩下幾根寒光閃閃的鐵索。先遣團組織了22名勇士,冒著敵人的炮火,攀沿鐵索,搶渡到對岸,消滅了橋頭堡里的敵人,重新墊上木板,全軍才勝利渡河。

6月中旬,我們來到了終年積雪的夾金山。夾金山上山15里,下山15里,高聳的雪峰耀眼難睜。上山沒有路,下山也沒有路,過山全憑我們踩出的一條路。山頂狂風驟起,雪花卷著人和戰馬,一不小心就有被掩埋在雪山的危險。這時,我正好幫炊事員老李背著一口又沉又大的行軍鍋,險些連人帶鍋一起掉進了萬丈雪崖,幸好同志們及時拉住了我。

8月,部隊又行進到巴西毛兒蓋,展現在軍旅面前的是一片荒蕪泥濘的茫茫大草地。紅軍在沼澤地整整行軍40余天,是在饑寒交迫中走過草地的。沒有糧食吃,就煮牛皮帶吃,或抓把草根、野菜,用手搓搓,就塞進嘴里吃咬,渴了就喝泥潭里的水。越往后,越疲憊,越沒有什么東西可以充饑。在草地行軍更可怕:泥潭沼澤一不小心陷下去,就會越陷越深,直至把整個人全都埋沒。戰友遇到這種情況,去幫忙、有時也會一齊掉下去爬不起來。炊事班的一個戰友背著鐵鍋陷下去了,經過營救,救不上來,最后犧牲在草地。

在長征路上,每到少數民族地區,紅軍都要抽出一些同志,向少數民族人民解釋我們黨的民族政策和紅軍鐵的紀律,和他們的關系搞好了,才能從他們那里通過。紅軍通過少數民族地區,出了要嚴格遵守三個紀律八項注意,還必須尊重當地民族的風俗習慣。這樣,紅軍一路走,一路做群眾工作,一路播下了革命的種子。

1935年9月中旬,我們紅一、三軍團,攀登陡峭的崖壁,突破了天險臘子口,進入了甘南哈達鋪。部隊只有6000余人,改編為陜甘支隊。彭德懷任司令員,毛主席兼任政委。這時,毛主席在通渭召開了紅軍副排長以上干部大會,我親身聆聽了毛主席的報告。毛主席講到最后時說:“我寫了首詩讀給你們聽聽。”接著便朗誦起《七律·長征》來。我們聽完后都倍受鼓舞。10月中旬,部隊繼續北上,達到陜北吳起鎮,勝利地結束了行程二萬五千里的長征。

(羅時來執筆)

(本文選自由中共黨史出版社編著,中共黨史出版社2011年4月出版的《鐵流二萬五千里—長征》一書)

朋友們如覺得這篇文章不錯,歡迎朋友們轉發!

卡神小組官方網站www.kashenpos.cn

卡神小組-合作企業聯盟聚合導航網-www.kashenpos.com

星環俱樂部www.ansaclub.com

168POS機信息大全網www.168pos.cn

360卡卡信用卡信息網www.360kaka.com

我是烏日娜www.iwurina.com

時翠書齋www.ishicui.com

蟹艷生態大閘蟹www.ixieyan.com

黨史故事:陳伯欽:我走過的長征路

黨史故事:陳伯欽:我走過的長征路

贊: (0)
打賞 掃一掃

關于作者

文章數:3235 篇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

黄金足球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