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 > 時事新聞 > 正文

藝考培訓十年記,一個學生就是一沓錢!

本文作者: 2個月前 (06-22)

卡神小組(www.kashenpos.cn)是中國國內唯一信融職業人培訓機構-卡神小組為有夢想、有干勁、敢于挑 […]

卡神小組(www.kashenpos.cn)是中國國內唯一信融職業人培訓機構-卡神小組為有夢想、有干勁、敢于挑戰的創業者提供較低門檻的創業平臺,卡神小組會與有信心的你一起奮斗前進!

想成為信融職業人的朋友們請點擊登入官網了解更多訊息卡神小組官方網站www.kashenpos.cn

藝考培訓十年記,一個學生就是一沓錢!

小馬曾經從事藝考培訓十年,靠這個行業完成了小程度的財富自由。后來他退出了,他說,“承受不了良心的譴責”。

小馬是我在一次采訪中認識的朋友。目前自由職業,靠之前做藝考培訓的積蓄生活。大二開始,他通過辦藝考培訓班完成了小程度的財富自由,自稱是“曾經從事藝考培訓十年的老兵”。那是他的一段生活。

有天晚上,我找他聊了聊那十年的經歷。以下是他的口述。

1

2006年,我是某藝術院校大二的學生,專業是影視編導。一個師哥想辦培訓班,說有十來個學生,缺個老師,你來干十天,我給你三千塊錢。當時我正缺錢,就逃課去了。

我坐大巴去了S縣。到了一看,只有我一個老師。師哥的叔叔是醫藥公司的,上課就在醫藥公司樓上的活動室,備了一塊黑板和幾把椅子。

我每天上三個小時課。我們這個專業考的是影評,屋里有個電視給學生們放電影,我再講一些關于考試的東西。剩下時間我自己待著,活動室有一個大沙發,我就睡那兒。

當時全國開這個專業的學校比較多。好多考不上本科但是又想上本科的小孩學這個,他們家里都有點錢。這個風氣在全國起來,大概是2004年,但當時藝考班的規模都不大。

藝術類高考,各個省每年年底12月份會有自己的統考,統考完了,有些學校會進行有針對性的單獨的招生。不同的學校在不同的場地,得有個熟人帶著他們。當時,全國有一百多所學校在XX省有單獨招生的資質,考試時間很長。考生住在賓館,脫離家長脫離學校,很容易出問題。比如說,成績出來,有落榜的女孩心里難受,喝喝酒,男孩陪一下……好多小女孩小男孩的第一次,都是這樣完成的。

臨考前,我的師哥又收了每個學生每人一千多塊錢,但沒告訴我。師哥是學表演的,等到考試的時候,他說他去拍戲,讓我過來幫他照顧一下學生。他給學生們找了個小旅館。我去的時候孩子問,老師,咱們這十幾天什么安排?我當時比較單純,我想既然你們都上當了,那我帶你們吧。我義務地帶他們跑了十幾天,跟他們關系處得挺好,還請他們吃飯。所以這一年我沒賺什么錢。

2007年,我同學知道去年我給師哥代過課,又找我辦藝考班。我說好啊,這他媽不很簡單嗎,只要能招生就行。去年課是我上的,但是錢都被師哥賺了。這次我和同學說好,一人一半。

我倆從2007年開始干,自己做海報,做招生簡章。最有效的宣傳就是讓教過的學生幫忙站臺做廣告。所以第二年我還是在S縣,我開始跟我師哥搶學生。靠去年的十個學生跟他們下一屆的學弟學妹傳播,我招到二十多個學生。

我們從高二開始帶,XX省是三月小高考之后分文理班,藝考生這時候選擇藝術類。從每年的3月份開始,到12月份,差不多七八個月,每周末上堂課,或者兩個周末上一次,上六個小時,暑假再上十天。一個學生我收四千五,算很便宜的。

影視編導是一個相對小的專業,學生少,規模小,只能掙點零花錢。正常一個干培訓的美術老師,一年能拿20多萬,對于剛畢業的大學生,一年收入15萬到20萬,其實不少了。

干培訓會有一個什么大問題呢?它會帶來非常不好的生活方式。因為培訓是先收費再上課,比如二十多個學生,我可能馬上拿到十萬塊錢,但是這個錢實際上是一年的開銷。而且,有了錢就不愿意去上班。我上大三的時候,迅速有了十萬塊錢,其實這錢不是我一個人的,是我和我合伙人的。當時我特別愛揣幾千塊錢現金在身上,覺得有滿足感,見誰都請吃飯。我也錯過了好幾個上班的機會,覺得不如干培訓帶勁。說白了就是格局小,沒見過錢。

有些培訓行業的人好賭好色,自以為是,霸道,跟這種生活方式有關系,因為很年輕就積累了財富。我見過有人打牌一晚上輸贏十幾萬,找刺激。但也有幾個大老板迅速買房,完成了第一批原始積累。現在他們已經脫離了這個圈子,轉向古董字畫或者其他行業。

我們班的成績一直是最好的。我和我合伙人從學校搬了出來。2008年,我們想要再拓展,去了H縣。招了二十多人之后,我們覺得,再干一年,就應該把人數翻到一百。

2

2008年夏天,我跟我哥們兒,在車站看著全省的地圖,暢想著以后我們有多少個教學點,干多少個班。

一開始上手的模式是去縣里的學校撈學生。

到了縣里,我們租了新華書店樓上的活動教室,一個打乒乓球的地方,通過發宣傳單的形式招生。前兩堂試聽課不收費。接著開家長動員會,最后才收錢。小考結束,肯定會有學習成績不好的人開始想辦法。

2008年,為了擴大招生,我們主動出擊,花了好多錢,開銷很大。我們開始跟學校接觸,托關系,找人,請吃飯。比如說,我合伙人的朋友說他跟某學校的年級主任關系好,那就請他幫我們介紹。我們先請這個朋友吃飯,許諾給他好處。他把我們的招生簡章遞給那邊,讓我等消息,我就一直等,其實連年級主任的面都沒見上。我們希望招到一百個學生,那平均每個學校要招五個到十個,所以找了好多學校,類似的飯局花了好多錢。其實沒什么鳥用,因為沒找對人。但是成本已經花出去了。

當時我跟家里關系特別差,家里人希望我回到他們身邊,但我覺得做培訓很賺錢,可以干。我招十個學生就能把一年的工資賺回來。當時我膨脹到什么地步,我家里有一只魚缸,收的錢直接扔魚缸里,誰需要誰花。我整個人生的金錢觀是按照學生人頭算的。這種價值觀很危險。

當時在H縣,一個學生五千,我們能招到八個學生就不虧,就可以干。這年不賺錢,還有下一年呢,我想把培訓當成一個長久的事業。但是,那年我們只招到三個學生。三個就太虧了。所以我們把這三個學生賣給了另外一家培訓機構。

2018年1月5日,山東泰安。距離山東美術統考還有1天,眾多美術高考生們開始了備戰藝考的最后沖刺。在山東泰安的一家美術藝考培訓班,四十多名藝考生從早上8點開始進行素描和水粉畫練習,有的考生畫畫練習要一直持續到晚上12點,除了每天的午休和晚飯時間,一天練習繪畫的時間將近14個小時。

2019年1月24日,昆明,考生在候考室里準備舞蹈。

3

2008年,我畢業了,欠了三四萬的債。怎么辦呢?我開始往下一屆的學生擴展,我先免費教,不要錢,等到第二年3月份以后你再交錢,實際上是一種營銷手段,就是提前收莊稼。這招蠻奏效的。

2009年,我們又開始招生,除了S縣和H縣,還跑了G縣。三個地兒一共湊出來四十多人,把去年的債還上了。價格我們隨便定的,看學生狀況怎么樣,穿得不錯像有錢人多要點,看著慫點,少要點。

年底,有個老板主動找到我。這老板比我大八歲,沒上過大學,做美術培訓的。他說,咱倆合作,我可以保證給你兩百個學生,你經營,錢咱倆分。從四十變成兩百,是不是很有誘惑?

于是我正式邁入了職業的培訓機構。隨著年齡變大,我對生活的要求也高了,居住環境要改善,要穿名牌,換手機。年紀也在成長,花銷也在變大,但總體是向上的。

2010年我跑得比較狠,真的搞到了二百個學生。

我們開始跟學校合作。我長期泡在外地,主要工作是上公開課,沒事兒跟學校領導吃飯。一個縣城的高中校長比縣長權力還大。如果是一個人數眾多的省直屬的省級高中,校長根本不受當地縣長管。那些高中校長很厲害,很難見到人,一般只能跟分管副校長或者年級主任接觸。縣城的人愛好很簡單——吃喝嫖賭。他們不敢收錢,收錢就說不清了,人家也不差這點錢。

我們那時覺得,只要搞定學校,學生必然是我的,只要讓我們進校,在學校開宣講會。學校會說,這個培訓機構我們覺得不錯,但是學校不承擔責任,最后的選擇權是家長的,學校不鼓勵不支持也不反對。

宣講會很重要,要通過宣講會打動學生。宣講會在大的階梯教室。副校長介紹一下我,我再上臺講,一般介紹我是個多么牛的人,很成功,實際情況是我在一個大學當外聘老師,但可能說成我是這個專業的負責人,夸張自己的身份。我不停地換名字,青松老師,百川老師……都是特別土,又顯得大氣的名字。上臺之前一定要有人捧我,我有助理,給我鼓掌,放音樂。在同學們的掌聲中,我講高考形勢,講現階段的就業形勢,講我們的優勢,講你現在努力的速度在跟你父母衰老的速度比賽。講我們家小時特別窮,肉也吃不上,然后我媽媽或者我爸爸為了我去撈一條魚,把腳扭折了,自己潸然淚下。讓學生們集體大喊,媽媽,我愛你,爸爸,我愛你,是個人在那樣的氣氛下都得哭。

我對當老師這事兒比較感興趣,愿意在這上面花時間。我們自己研發課程,教案是我統一做好的。但我們做的是應試培訓,通過成績說話,一般考試考什么我們講什么,最后看的是合格證。高考之前,藝術生要先參加專業考試,合格之后,才有資格進行文化課的考試。藝術生實際上是兩道高考,藝術高考和文化課高考。那么多學生,怎么保證他們都有合格證呢?可以搞定一些外省的爛學校,給他們錢,幫我們發證。

“只要有學生就有錢”,這是句口號。學生就是你的血液。比如賣教材,參加模擬考試交報名費,甚至有招生的學校找我們說,只要讓你的學生報名我們學校,每個學生的報名費分一半給你。

我們每年有一個寒假的集訓。我們曾經把整個學校租下來,幾百個學生拉上來,在一個短暫的時間內,我們是權力的中心。但是也有風險,都是十幾歲的孩子,在我們手里一個多月,萬一出意外,責任誰都擔不起。有的學生逃課出去玩,如果發生意外,責任由個人承擔,家長要簽字,但是聽了我們的安排,出事就是我們的責任。我們也出現過小孩有先天性疾病,突然犯病,把我們嚇壞了。后來我們把這些全部加到協議里,小孩身體健康,才能送過來。

2010年到2015年,我從一個教學骨干轉變成經營者。外地學校領導來開會,我要陪著。一開始很新鮮,很興奮,后來覺得特別程式化特別無聊,在很高檔的地方吃飯、喝酒,酒比飯還貴,一瓶一千多,一頓喝掉一箱。喝完酒,相關人士希望關系更進一步,去會所,唱歌跳舞,如果某個領導相中哪個小姐,安排他帶走。

因為訂包間,我那時候有特別多的會所媽咪的電話,要找好看的,服務好的,不能串臺。其實我的生活跟會所的小姐差不多。我們兩百號學生分布在五個學校,當時打的都是感情牌。

最怵的事是什么?每年XX省可能有某重要會議,各地的校長都要上來,那會兒我們特別忙。“某某啊,我們來開會”,意思是“你安排一下唄”。我們就在一個飯館連開五到六個包間,把各位領導安排在不同的包間,我們各處包間串,如果說有關系不錯的,兩桌并一桌,喝得開心。那會兒是最花錢的。

2018年3月18日,雄安新區。在馬楠家不算寬敞的房間里,端村學校芭蕾舞班的學員佳熠(左)和馬楠跳起了雙人版的《天鵝湖》經典選段《四小天鵝》。

2019年2月28日,山東藝術學院向媒體公開2019年專業招生考試美術類閱卷現場。

4

2010年到2014年,每年我能掙三四十萬。我當時抽煙,一天抽三包45的中華,每頓飯跟七八個人一塊吃,每天有局,天天喝,天天玩。

我從高中就喜歡大家在一起混,非常喜歡小團體的概念。有段時間,我特別喜歡張羅事,請大家吃飯,大家都來,都特別好,相互認識,誰把誰帶走,相互搞破鞋,都挺好。看著別人high我也high。

從2009年開始有兄弟跟著我混。大家同吃同住,兄弟們一起創業。我手下的兄弟從一個到兩個,四個,最多的時候14個。但是老板只認我,我是總負責,有點像水滸,我是宋江。

我們租了一套200多平的房子,上下鋪,我自己睡一間,一個房間睡八個人,另一個房間睡兩個人,客廳睡兩個。都是年輕人,大家愿意天天聚在一起。其中一個兄弟為了跟我,大學不上,退學了。他們十七八歲,我二十五六,心氣高。每周開例會,說這一周的工作計劃,各自的心得,內部上課,特別像關起門的烏托邦。

我跟他們講,我們今年的學生目標是多少,你們大概能拿到多少錢,可以去哪兒玩。我們天天在一塊兒玩,打CS,炸金花,打麻將。兄弟們負責上課,打江山,我負責運營。很土匪,這也是很多培訓機構初創的模式。現在,這十四個人中一半在干培訓。

2012年,因為錢,我跟我最開始合作的哥們兒掰了。他覺得錢大多被我花了,我說實際上大部分錢用到了擴張,不然沒那么多學生。他記住了一個口頭承諾是,我倆什么時候都應該對半分。但我覺得,從四十人到兩百人,大部分的事是我干的,是我跟著老板在跑,你還在家里跟他們一塊玩啊,怎么可能我跟你一半一半呢?朋友之間做買賣就是這樣,沒有黑紙白字,2012年之后他退出這個行業,上班了。

5

所有培訓機構都抓住了一點,家長望子成龍。這個行業能夠持續做下去,不管經濟好還是經濟不好,最核心的原動力是這個:苦什么不能苦孩子,窮什么不能窮教育。

后來我不愿意干這行,是因為受不了良心譴責。越窮的地方,人們越愿意在教育上花錢。我招的學生有些家境很差,湊錢借錢也要上。但我們帶了太多屆學生,我們了解考試,知道這些小孩沒戲。

另一個原因是,從2014年開始,時代變了。培訓行業要正規化,慢慢地從我們土匪式的擴張模式轉向講品牌,靠服務贏得學生。競爭越來越激烈,行業越來越透明,但我們還是那套老辦法。

比如美術,某學校有三百個美術生,幾家培訓機構都來,都打了招呼,學校都得罪不起。后來XX省的培訓是先跟學校簽合同,收上來的錢全部押在學校,學校作監管。家長不相信我們但相信學校,但是學校不能收錢,那就由家長委員會開一個賬戶,保管這筆錢。然后家長委員會監督,如果成績合格了,錢再發給我們,成績沒合格,退給家長。或者報名時收30%,課程過半給30%,尾款不要,留給學校。

所以,我們這條路走不通了,學校越來越強勢,培訓機構越來越多,沒有利潤,還要墊資,最終錢還拿不到。甚至有些培訓班不掙學費,把學生拉過來掙學生的生活費、場地費。總而言之,學生像案板上的肉,大家都在宰。

當然我們在某個時期占到了便宜,嘗到了甜頭。但是,我們沒有轉型,這也是我跟老板理念上的分歧。我覺得應該轉型做更加高端的、學生少學費貴的培訓班,把學生擴張到全國,不拘泥于省內。我們不過是依附在學校大母牛身上的一個跳蚤。

影視編導的文化課要求低是最大的優勢,其次,相比美術和音樂,它不用花那么多時間;第三個,學我們這專業,除了交學費不需要其他的支出,學音樂最起碼得有樂器吧,學美術要顏料和畫板吧;第四,就業前景好,21世紀是傳媒業的世紀,所謂夢想中國。

前些年很多高校開設這個專業,但市場不需要那么多人——連農業學院也開表演專業,傳媒類專業每年就業率倒數第一。高校為了學科建設的完備,或者說為了多收點學費,大量開設這個專業,實際上是不負責任的。這個專業熱也跟我們有一定關系。我們看到商機,通過我們的方式去宣傳,讓學生考這個專業,有點像傳銷。

2015年開始,我慢慢退出了培訓業。我再也不想再回到那個環境。

我承受不了良心譴責,我很難投入感情。它有虛假營銷的成分。培訓是矛盾的,要賺錢就要多招生,但實際上沒有那么多人可以考上。從教學來講,人越少越好,給100個人和給20個人上課,老師的狀態完全不一樣。

而且這樣的生活方式讓人非常飄。干培訓的人身上有很多壞毛病,他們,也包括我,特別不把錢當回事兒。錢來得快,去得也快。有時我們鋪的攤子很大,資金周轉不靈,身上裝一百塊錢就出去了,先上路再說。然后每天都在喝酒。最瘋狂的時候,我一個月去了二十一天會所。

我曾經有很強的焦慮,沒有收入對我是非常恐怖的事。從上大學我就有收入,花錢很猛。但我從內心深處覺得培訓不是我應該干的事。剛開始可能有點成就感,啊,學生考上了,拿到了合格證,開心。后來麻木了,一個學生就是一沓錢。

人都是要體面的,賺錢不是我活著的目的。現在回想起來,特別空虛,如果那樣過一輩子我寧愿去死。干培訓是沒有靈魂的,是把靈魂交給了魔鬼。

2018年3月1日,上海電影學院表演系報錄比再創新高。

2018年10月28日,湖北武漢,來自省內的14000余名考生在武漢五大考點參加2019年湖北省美術統考聯合調研考試。

—— 完——

朋友們如覺得這篇文章不錯,歡迎朋友們轉發!

卡神小組官方網站www.kashenpos.cn

卡神小組-合作企業聯盟聚合導航網-www.kashenpos.com

星環俱樂部www.ansaclub.com

168POS機信息大全網www.168pos.cn

360卡卡信用卡信息網www.360kaka.com

我是烏日娜www.iwurina.com

時翠書齋www.ishicui.com

蟹艷生態大閘蟹www.ixieyan.com

藝考培訓十年記,一個學生就是一沓錢!

藝考培訓十年記,一個學生就是一沓錢!

贊: (0)
打賞 掃一掃

關于作者

文章數:8122 篇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

黄金足球返水